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重庆土话,重庆言子儿,重庆俗语,您知道多少!

重庆方言网-重庆方言|重庆言子|重庆言子儿|重庆土话|重庆俗语|重庆方言电视剧|重庆方言歌曲|重庆方言笑话|山城棒棒军|生活麻辣烫

当前位置: 重庆方言网 > 方言小品 >

重庆方言小说-门可罗雀-重庆方言杂文

时间:2013-06-04 22:50来源:重庆方言小说 作者:重庆方言小说 点击:
重庆方言小说-门可罗雀-重庆方言杂文。说起那二年,也就是那十几年,我屋头不说是门庭若市,也说得上是朋友三四牵线线,寡是茶叶一月都要用两斤,想

重庆方言小说-门可罗雀-重庆方言杂文。

 说起那二年,也就是那十几年,我屋头不说是门庭若市,也说得上是朋友三四牵线线,寡是茶叶一月都要用两斤,想嘛,当记者那阵办了好多期通讯员培训班,后头当编辑望倒给我投稿的人就更多,简单说,前前后后和我打堆吃茶冲壳子醉酒的学员、作者不下一百个……不晓得我给好多人做过嫁妆,也就是教他们咋个拍作品啷闷写文章咋个投稿……不少人后头改换了工作、改善了环境、改变了命运……

  后来我们的刊物停刊了,我也去打了两三年烂仗,再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就开始单操了,像给有些文友说我的:你娃隐居沉倒水底下去了……其实,我自己晓得:你娃莫得取头了,也就是莫得地盘了,记者编辑算肥缺得嘛?你这阵打耍手儿,哪个肯来和你打堆嘛?加之我潜心十多年写方言长篇小说《两代沧桑》,日子越过越清苦,也不去怨天恨地。

  没谙倒,就是老大初一早晨,我正在灶房头洗脸,就听倒阳台上的金银花干藤藤的棚棚上,有个斑鸠在叫:咕咕咕——咕咕咕——

  我漱完口,轻轻儿拨开推拉玻璃窗,斑鸠没有飞,先把我盯倒,后搧了两下腋杆儿(翅膀)……

  我想,要是飞来一只喜鹊就巴适了嘛,要不然飞只燕子来也可以,再不然飞只红嘴玉或者白燕儿也对嘛。龟儿斑鸠,我住的这一片地方好多嘛……管得它的哦,我这阵还有啥子叼(挑)头嘛,只怕老鸹飞来了……

  我没有吆它,还是轻轻儿把窗子关起。

  几天以后,斑鸠在棚棚上坝起窝来了,它一哈儿又飞出去,盘盘飞回来都要寒(衔)根细挂面一样的干枝枝,放倒棚棚上……

  斑鸠不讲究,窝窝搭得简单,还是像我小时候住少城挨倒人民公园苗圃园的院坝,屋脊上树子上竹林头都歇得有斑鸠,搭的窝窝也像这个斑鸠搭的窝,小得像一个土巴碗碟碟儿,最像一个窝子油糕。窝子油糕,重庆人又寓意是女人家的勒个。我都在说,都五十年了,你娃还是那闷(么)抖耸嗦?清寒得给我一样。

  哦哟,天冷得人不想活,连倒几天都在飘雪,我难得听倒斑鸠咕咕咕的叫了,更没有看倒它搧过腋杆儿……

  有天,我买了一指葱窖倒花盆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