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重庆土话,重庆言子儿,重庆俗语,您知道多少!

重庆方言网-重庆方言|重庆言子|重庆言子儿|重庆土话|重庆俗语|重庆方言电视剧|重庆方言歌曲|重庆方言笑话|山城棒棒军|生活麻辣烫

当前位置: 重庆方言网 > 方言小品 >

重庆方言小说,搞笑重庆方言版故事,粪鼻龙

时间:2013-06-25 23:56来源:重庆方言小说 作者:重庆方言小说 点击:
重庆方言小说,搞笑重庆方言版故事,粪鼻龙,太经典了。 12月16号,一个嘿们伟大的日子,历史会记到这一天的。 为啥子呀? 因为豆在这一天,有个嘿们幺不到台的东西,在地下沉睡
重庆方言小说,搞笑重庆方言版故事,粪鼻龙,太经典了。
12月16号,一个嘿们伟大的日子,历史会记到这一天的。
    
     为啥子呀?
    
     因为豆在这一天,有个嘿们幺不到台的东西,在地下沉睡了几亿年后,破土而出,重见天日了。
    
     事情是愣个回事;这一天,重庆歌乐山下有个哈戳戳的崽儿,叫莽墩,栳了把锄头到山上切刨地,想种点**。刨倒刨倒的,只听到‘哐’的一声,把这个莽墩黑了一大跳。他鼓起他那二筒一雀,土头冒出来一截白花花,圆不溜秋的东西来。
    
     莽墩这下以为拣到刨财了。于是,慢慢滴,嘿们小心滴用他的爪爪刨啊刨刨啊刨的,生怕把这个宝物伤到起了。
    
     豆愣个,不球晓得挖了好久,莽墩终于把它刨出来了。妈呀,莽墩当时豆糟黑了一坐墩。只看到长梭长梭的好大一个蛋哟,比莽墩的把把还大些,看起来快有一米八愣个长。
    
     莽墩长愣个大了,还从来没听说过也没看到过有愣个大的蛋,把个莽墩黑惨老。在那点发了嘿久的呆,终于还是嘿着嘿着的把这个蛋抱回家去了。。。。。。
  
    
     也不球晓得这一天是老子的幸呢还是不幸。
    
     老子这天正和平时一样没得耍事得,正在拽瞌打睡做美梦,梦里头正抱到一个漂亮妹妹啃得起劲的时候,那个背时砍脑壳的莽墩一锄头豆挖到了老子的脑门心上,一下子豆把老子的漂亮妹儿黑起跑球了,老子的脑壳也开始打旋旋了。老子心头一阵鬼火乱冲。
    
     还好,这个莽墩只挖了老子一锄头豆开始用手刨了,不然的话,愣个挖下去非把老子整成个脑震荡不可。
    
     老子在这个黑糊糊又潮湿的地下闷了也不晓得有好多年了,一天确实是没得耍事惨了。老子每天豆把古代到现代能想得起的美女都拉起来幻想,有嘿多美女我各人都不球晓得想了好多遍了,都想玉了,我都不晓得明天该想哪个了?豆在这个时候,莽墩把老子挖出来了。
    
     外头的世界真的是好精彩啊,花花绿绿的,一切的东西老子都觉得新鲜,我觉得各人的呼吸都顺畅多了。
    
     在莽墩屋头呆了没得几天。一天,外头涌进来好大一屋子人哟,有嘿多戴眼镜的,一看那个眼镜的厚度豆晓得这几副颜色最撇都是大学文化以上。还有嘿多穿绿衣服绿裤儿背枪的家伙,七手八脚嘿着嘿着的把老子装到一个四面都是玻璃的箱子里头。你还真的莫说,这个箱子睡起硬是舒服,下面霸了嘿厚几层天鹅绒,箱子的里头的温度也舒服,一成不变,暖容容的,害得老子在里头尽想拽瞌睡。箱子上面还巴了个标签,上面写着‘最混一蛋’几个字。尽管老子没读过书,但豆愣个几个字老子还是斗得拢的。
    
     浩浩荡荡的好大一个车队哟。前面还有闪红灯,一直‘呜拉呜’一阵乱叫的车车儿给老子开路。几个看起来莽呼呼,点都没得表情的家伙背着枪24小时眼睛都不得眨一下的守倒老子旁边。
    
     这下老子心头有点得意了,以前那些皇帝老儿最多也不过老子这排场。
    
     只是不晓得这些家伙要把老子带到哪点去?我心头还是有点忐忑。
    
     想了一阵也没球用,管它娘的哟,走到哪点黑豆在哪点歇,不切想愣个多。老子把脚杆扯伸了,迷迷糊糊的睡各人的觉觉了。
    
     让老子觉得有点奇怪的豆是戴眼镜那几爷子,不晓得是没得耍事吗还是啷凯的,隔一哈哈豆要过来把老子盯倒,一盯豆是一两个钟头。未必老子睡觉的姿势嘿好看所?老子觉得勒几副颜色真的有点怪糟糟的,老子才懒得张势勒几个宝器也。。。。。。。
   
    
     朦朦胧胧中,老子正和杨贵妃手牵手耍朋友耍得高兴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嘿醒了。老子虚起眼睛一看,好大一间屋子,装起老子勒个箱子豆摆在屋子中间的一张大桌子高头。四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些人脑壳,像看西洋把戏儿一样的都把老子盯倒,嘴里七嘴八舌的闹麻求了,把一间屋子弄得乌烟瘴气的。
    
     老子最泼烦勒种闹山麻雀了。
    
     突然,一个又尖又细,激动得嗓子都变了调的声音响起来了;同志们,静一静,同志们,静一静。
    
     说话的是个脑壳高头毛都快掉光了的家伙,长得肥头二胖的,也戴了副起码看起来豆是个专家水平厚度的眼镜,因为太激动,一张脸涨得飞红,说话也都有点结巴了。
    
     勒个眼镜的旁边还有一副画,上面画了个张牙舞爪的东西。咦?老子觉得这个东西看起来啷个愣个面熟呢?粗壮的四肢,厚厚的铠甲,后面一个琐大的尾巴,脑壳高头还有两个角斑。看到勒副画,我心头不晓得啷个搞十起的,只觉得嘿亲切。
    
     眼镜清了下嗓子,还是用压抑不住的激动说道;‘同志们啊,这个最混一蛋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啊。多少年已来,无数杰出的科学家都梦寐以求的想找到但一直没实现,今天,这个活宝被我们找到了,世界都会震惊的。’
    
     眼镜平息了下自己的心情,又继续说道;‘我们大家都知道,史前的恐龙基本上都灭绝了。但是,像什么暴龙啊,剑齿龙啊这些恐龙我们都纷纷找到了它们的残骸和蛋的化石,但惟独没找到的就是粪鼻龙和宝批龙,为这个问题,科学界也是争论不休,很多科学家甚至开始怀疑史前到底有没有这两种恐龙。但是,今天,我们可以很自豪的对全世界宣布,我们找到了,而且还是一只活着的恐龙蛋。’
    
     说到这里,眼镜激动的把手指向了老子,老子顿时明白了,原来他们愣大一屋子的人是在讨论我。‘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个恐龙蛋是活着的,是有生命的,我们暂时把它定名为最混一蛋。至于它是粪鼻龙还是宝批龙的蛋,我个人倾向于它是宝批龙。’
    
     刚说到这里,满屋子的巴巴掌都响起来了,把老子的耳朵都快震聋了。
    
      老子心头不觉是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你龟儿才真的是个宝批龙,老子明明是粪鼻龙舵嘛。
    
      眼镜听见满屋子的掌声,更得意了。手指着身旁那张画继续贩言;‘大家请看,这张画豆是我们用x光加红外扫描这个最混一蛋的画像。。。。’
    
      怪不得老子觉得愣个眼熟哟,原来是老子各人的像,没想到老子还蛮上镜的嘛,老子心头一阵偷笑。
    
      ‘粪鼻龙和宝批龙外形上是很相似的,但据我们分析,成年的宝批龙在体形上要大于粪鼻龙。你们再看,这个最混一蛋虽然还没破壳,但它的体形和身长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般的粪鼻龙,所以我们判断这个最混一蛋应该是个宝批龙。。。。。。’眼镜泡沫子翻翻的说到这里,那一屋子的人都把脑壳点得像鸡啄米一样。
    
      靠,老子是独生子女,从小就是‘三好恐龙’,[吃得好,穿得好,耍得好],营养丰富,比别的粪鼻龙发育得早一点,发育得大一点,有啥子好大惊小怪的嘛?
    
      糟刮了,看见其他那些人赞同的表情,老子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了,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太妙了;‘这些瓜娃子准备要改老子的户口了,要是给老子扣上一顶宝批龙的帽子,那真是千古奇冤,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正在老子开始着急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头站了出来,把手杆举起压了压,屋子头顿时豆安静了下来。老子一看这架势,豆晓得勒个老头混得有点好。
  
    这个老头长得有点喜剧,嘿大一个酒糟鼻,又缺了瓣门牙,说话’嘶啦嘶‘的有点漏风;’我不同意刚才这个屎教授的意见。大家都晓得,宝批龙是群居动物,可是,我们在发现这个最混一蛋方圆十公里的地方都进行了挖掘,没发现它的同伴,说明它是独居的,这符合粪鼻龙的生活习性。而且,我提醒大家,粪鼻龙这名字的来源是因为它们都有个遗传的毛病,鼻炎,长年累月的都拖着两条清鼻涕。刚才我观察了一下,这个最混一蛋的上鄂部分有厚厚的鼻垢,说明它长期流清鼻涕。。。。。‘
    
      听到这里我感觉嘿不好意思了,下意识的打了个环锤。
    
      酒糟鼻老头刚一说完,’轰‘,勒个屋子都差点遭巴巴掌震垮球了,老子也因为身份没被篡改,心头一顿乱激动。
    
    
      老子现在那个箱子上的标签也正式改成’粪鼻龙‘了,最近把老子忙惨了,坐飞机豆像你们坐公共汽车愣个频繁,世界各地一阵乱飞。每天都是些不同肤色,不同眼珠的人来打老子的望,老子也从来没虚过场合。凡是人群中有点乖的妹儿,老子是一个都没放过,秋波一顿乱嫜。唉。。。。只不过。。我觉得现在的妹儿比起我们猪猡纪那时候的迟钝多了,居然一个二个都没反应得。。。。。。
    
      老子没出土前,大熊猫那几爷子猖狂惨了,长期把各人封为国宝。现在没球得人甩事它们了,各大媒体都跟倒老子屁股后头打旋旋了,大熊猫那几爷子把老子恨死一滩血了,到处出老子的言语,还说要请人下老子的胳膊。
真人娱乐场真人娱乐场排行榜www.bailmedia.com,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