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重庆土话,重庆言子儿,重庆俗语,您知道多少!

重庆方言网-重庆方言|重庆言子|重庆言子儿|重庆土话|重庆俗语|重庆方言电视剧|重庆方言歌曲|重庆方言笑话|山城棒棒军|生活麻辣烫

当前位置: 重庆方言网 > 方言小品 >

重庆方言小说,《甄嬛传》重庆话现代改写版二

时间:2013-06-30 18:08来源:重庆方言小说 作者:重庆方言小说 点击:
重庆方言小说,《甄嬛传》重庆话现代改写版二。 那些年老四追过的女人 《甄嬛传》四川方言现代改写版 第二章 录取 听到老四发话了,甄嬛只好缓缓抬起头来。老四和老太婆同时一惊
重庆方言小说,《甄嬛传》重庆话现代改写版二。
那些年老四追过的女人
《甄嬛传》四川方言现代改写版
第二章 录取
  听到老四发话了,甄嬛只好缓缓抬起头来。老四和老太婆同时一惊,一方面甄嬛确实长得比较有文化内涵,另一方面,她的长相让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纯元皇后。这个纯元是老四一直最喜欢的一个后勤干部,也可以说是老四的真爱嘛,但英年早逝。老太婆扫了老四一眼,立刻明白老四也看出来了,心头有点不了然。心头想:老四多半是要录取她,但是凭她的长相,老四把心头旧爱和现在新欢叠加到一起那还不在后勤部做大做强啊?再看甄嬛那个气场,也不是个好管教的人,本来有个华妃就够恼火了,再来个这娃,那还不翻天索。于是暗下决心要把这事搞黄。于是说:“你那个甄字,有点和领导名字不对路哦。”甄嬛听了很不爽,有啥就直说,何必耍花枪。开口说:“报告领导,当初老领导去世前,看到我们爸的姓,就说姓甄好,有忠贞的含义。还表扬了的。”言下之意当初你们老公,老四的爸都说这个姓好,你现在跑出来闹啥。老太婆听了,差点被哽得吞不下水,那个万恶的封建社会,老一辈政治家的话总是正确的,是作数的,不能怀疑的。老四赶快接到说:“对的,对的,有这回事,老领导的意思懂得起。另外我还想到一句话:‘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密俏’甄家出美女哈。”说完看了老太婆一眼,意思很明确:这个美女我录取定了哈。老太婆还是不甘心,要搞点终极PK ,说:“小甄,你过来下。”老太婆的随身工作人员和另一个工作人员一听这话立刻会意,这些都是考前演练过得套路,一个抱只猫,一个端碗茶,迎着甄嬛就过去了,突然把茶泼到甄嬛面前,看甄嬛没慌,又把猫丢到她脚边上,甄嬛还是没慌。不晓得是被吓得没反应过来喃,还是确实心里素质过硬,反正表面上看上去还是很从容的。万恶的旧社会啊,哪个弱智居然想出来的这个测试题。估计甄嬛反应过来后,肯定恨不得一高跟鞋飞过去,那时候的高跟鞋,大家懂的,那是相当正中的高跟。看到甄嬛的从容,老太婆也没啥话说了。老四更是高兴开始装文化人说:“嬛嬛一袅楚宫腰,那更春来香减玉消。我这儿风水好,保你不得玉减香消的。”意思就是给甄嬛递话,有我罩你,你放心。沈眉庄同学在旁边一听这个话,心头动了一下,这个甄嬛果然有两把刷子,这个样子就把老四搞定哈,看来以后前途远大,一定要和她搞好关系。甄嬛就这样被录取了。但神仙打仗,凡人遭殃,这个PK没把甄嬛同学吓到,倒是另一个来面试的孙妙清同学吓得一声尖叫。老四一看,当时就把脸垮下来了:“那是哪个,什么素质,永久性取消考试资格,赶出去。”那是个不讲规矩的年代,一把手的话就是规矩,说不准你公招就不准了,不走程序,没得民主,一句话就给你一辈子定性了,没办法,领导伤不起啊。从考场出来,考生们几家欢乐,几家愁,各自散去。沈眉庄和甄嬛走在一起,一边走一边聊天。甄嬛说:“想考起的没考起,我不想考起喃偏偏又考起了。”沈眉庄听了笑道:“你娃算了吧,现在考公务员是啥比例哦,而且是中央直属部门,起跳就是正处级,好多人打破头往里头挤哦。”“这个我晓得,但是我真的不想进机关,我不是在装。你懂的。”甄嬛说。沈眉庄拉着甄嬛的手:“我知道你是真的不想当公务员,但凭你的能力不进后勤浪费了,况且你现都录取了不当不行啊,我也录取了,你进来了我们在一个部门也好有个照应哈。”沈眉庄已经开始拉关系了,关系在任何朝代都是至关重要的,关系要从一开始抓起。“但是我今天看到孙妙清其实没犯啥错,就是胆子小点儿,结果老四一句话她就遭殃了,看来机关不好玩哦,给一把手服务风险太大了。”听了甄嬛这话,沈眉庄赶紧开导她:“没那么凶险,今天主要是孙同学人在霉,没办法。另外,当着那么多人,领导脸上挂不住,肯定处罚重些。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消息肯定都传到家里了,我们赶紧回去吧。”福鼎房产网
  面试完以后,老四回到自己办公室,手里拿着录取名册,慢慢翻看,又选了那么多美女心头自然高兴。当然男人好色是正常的,但我们不能用好色来形容一把手,这是说一般老百姓的,到中层领导这儿就只能说多情,到一把手这儿我们得说是老一辈政治家的浪漫情怀。当看到甄嬛名字的时候,心头更是喜欢。真爱是无敌的,不管是一把手,二把手,还是门把手内心都是喜欢真爱的。当看到甄嬛,老四就会想起自己的真爱纯元皇后。然而纯元玉碎香消,又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喃。当老四正在陷入自己的胡思乱想的时候,工作人员进来报告:“领导,后勤服务部,‘一休’部长来汇报工作。”“请她进来嘛。”老四一边说,一边把录取名册放在了一边。不一会儿,‘一休’皇后走进了老四办公室,看见老四刚忙开口笑道:“恭喜领导了。后勤服务部又引进新人才了。”“哦?这个话啥子意思喃?”心头骂:龟儿的,消息还传的快得。皇后说:“后勤部都传遍了,今天面试中领导很高兴,肯定选到人才了。”老四晓得一休是来探口风的,假装淡然地说:“其实也不是啥高精尖的人才,也就是一般的里头有两个素质还可以而已。”一休暗骂:不老实,装神。说:“不得哦,他们说有个沈眉庄,很有当年敬嫔的风范,那个甄嬛更是和当年。。。。”说到这儿,她看老四脸色有些变,就没说下去。老四看了下一休说:“只是有点点像而已,不要听他们传得那么神。”老四虽然说得很淡然,但嘴角已经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一休看在眼里,放在心上。不动声色的说:“其实有点像都不容易了,我多嘴问下,领导准备给她安排个啥职务喃?”这才是核心的问题,其他都是铺垫。一休已经认识到,甄嬛是真正的威胁。老四说:“就给个贵人嘛(贵人,5品,副厅级-)。”一休心头火起:龟儿子的,班都还没上,来就升副厅,啥东东,其她哪个当副厅都可以,她这种潜力股不行。但嘴上却说“副厅啊?那就副厅。现在满系(满军旗)有个富察贵人,蒙系(蒙军旗)也有个博尔贵人,现在汉系(汉军旗)也有两个贵人,现在加上甄嬛,汉系就有3个副厅了,领导重视汉派我晓得,但是这个样子太明显了,其他派系可能摆不平哦。”真正的政治高手,是在不得罪领导的前提下,达成自己的愿望。一休已经认识到甄嬛对自己的潜在威胁,她必须将这种威胁尽量的遏制在萌芽状态,她不可能容忍甄嬛一来就爬到副厅的位置上,从而打开上升的通道。但她已经从老四的口气中听出老四很喜欢这个新干部,所以她不可能直接反对领导的任命,这样会讨领导嫌,搞不好会惹火烧身,最好的办法是先对领导的人事任命表示赞同,然后一步一步来引导领导自己否定自己的任命,比如说借有群众反映啊,站在领导的角度考虑啊之类的话。而要达到这点,就必须点中在领导心中比美女更重要东西—-终极权力。在这种斗争技巧上,一休无疑是应用得相当纯熟的。当老四一听到一休后半句话,不得不从新考虑他的决定,权力的稳固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各方势力的平衡,即使是后勤服务部这种看似无关紧要的部门也是牵一发动全身。任何可能影响到政权的因素都是不能允许存在的,想到这,老四话锋一转:“也是哈,汉系的一来就上副厅好像是不大合适,那就定个常在嘛(常在,正6品,正局级)。另外给她加个封号(也就是冠个名)‘莞’,以后叫莞常在。我觉得她莞尔一笑的样子很好看啊。”虽然级别没变,但有领导冠名和没有领导冠名还是有区别的,领导冠名代表的是领导的态度,领导的态度决定了一切,规矩、制度在领导态度面前就变成了浮云,都是正局级,有冠名在享受待遇上,下面的工作工作人员自然会按照就高不就低的原则处理的。一休听了老四的话,虽然自己目的达到了,但看见老四最后表扬甄嬛的样子,心里头还是很不爽,暗骂:龟儿子,老色狼。笑容也变得干干的。
按规矩,考生录取后还要各自回家等最后的任命批文,然后按文件规定的时间报到上班。等甄嬛回到家中,录取的消息早就传了回去。甄远道家里头张灯结彩正在庆祝,晚上,甄远道来到女儿的房间,和女儿谈心:“女啊,你马上要到部里面上班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有几句话我要给你交代下。女啊,部里边水很深,关系复杂,要是没有绝对把握做到管理层,那就要韬光养晦,低调做人。我们家也不指望你在部里面有好大发展,只要能做到平安退休就好。”甄嬛听了连忙点头:“这个我晓得,我本来就不想当公务员嘛,老爸放心,厉害关系我懂得起的,我也不想当官,只求不惹祸不连累家里就行。”老甄听了,连连点头:“你能悟透这点,我就放心了。另外按规矩你到部里边上班,可以带两个心腹,在那里边混,没两个自己人根本活不出来。你准备带哪个?”“就带流朱和浣碧嘛。一个聪明,一个仔细。”老甄点头道:“可以,就带她们两个,另外,有个事老爸要给你交个底。”说完神色有点尴尬,“那个浣碧,其实是你的妹妹。”甄嬛听了大惊:“我妹妹,老爸你在说啥哦?”老甄黯然的说:“这个事喃,你们妈不晓得。前几年,我在外头晃了个美女,你懂的,后来就有了浣碧。但是她们家又出了点事,被抓了,浣碧就成了犯人家属,我就没敢说,一个是怕影响我们家,二个也是怕影响你政治前途,你晓得部里面政审是很严的。所以,这次你带她进机关,也要好好照顾她。”看到老爸尴尬的样子,甄嬛说“哦,原来是这个样子的,老爸你放心,既然是自家姐妹,啥都好说,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将来我要混得好,会想办法给她找个好出路的。”听到甄嬛这样说,老甄心头一块石头也放下了。
  阳光明媚的早晨,华妃从梦中醒来,开始在内勤的照顾下洗漱打扮,这时翊坤宫(华妃居住办公的地方,以下简称:坤办)管事(坤办的行办主任)周宁海,周跛子一瘸一拐的走进来。面相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但却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周跛子的面相一看就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他对正在梳妆的华妃说:“报告领导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昨天晚上一把手住在欣常在那里的。”华妃一听火起:“一把手好久没来后勤服务部了,一来就到那个贱人那里,龟儿的,娃娃都掉了一个多月了,还天天缠到一把手汇报思想,,我看她是装乖卖萌的毛病又犯了。”华领导越说越气,猛一转头,当时一休派过去的卧底小富子正在给她梳头,这一转马上就把头发扯住了。华领导立刻就发飙:“你在干啥,我的头发都敢扯?”华妃亲信颂芝一看这情景,赶快出来给领导表忠心,冲上去就给小富子几耳光,当时就打得出血。一边打一边骂:“叫你害领导,叫你害领导。”哎,何必喃,都是出来打工混饭吃的,下手何必那么狠嘛,哪个朝代都有这种人,落井下石,万恶的旧社会啊。华妃借事出徐州趁机要拔掉一休在自己身边安的钉子,于是大声喊:“大清早的,就搞得我不爽,还不快点把她打发了。”领导的话向来是经得起推敲的,这个打发既可以解释成把她赶出去,也可以是把她弄死。看下头的人自己领会,总而言之,要是出了事领导反正说得脱,走得脱。周跛子是很能领会领导意图的,两把把小富子拉出去,找了口井直接就丢下去做了。卧底的命运从来都是坎坷的,何况她这种一开始就暴露了身份的卧底。与此同时,一休和一群后勤服务部的干部在自己的部长办公室(景仁宫,以下简称:景仁办)等华妃来开会,按规矩,每天早上在一休的办公室都要开个朝会,各部门都汇报下自己手头的工作。她还不晓得,这时,华妃正在自己的坤办拔钉子。等了很久还不见华妃来开会,一休的心腹剪秋说:“领导,都这个时候了,华妃可能不得来了,你看今天是不是就散会哇?”一休不温不火的说:“散会?开朝会是定了的制度,咋能随便改?我是后勤服务部的一把手,他就该来汇报工作,等着,人不来不准散会!给大家再掺点水,大家边喝茶边等。”一休语气很缓和,但态度很坚决。这时坐在一边的齐妃开始发杂音:“又是她娃来得最晚,太不给部长面子了。”齐妃也是老四坐正前就跟着老四混的,在后勤服务部也是老干部了,因为《接班人》的目标任务完成得好,所以也封了妃,享受副司级的待遇,她是一休那一派的。“就是嘛,仗到自己哥是军委的,老四又看重她,越来越不像话了。”欣常在也跟着在一边发杂音,她也是一休那边的人。齐妃听了笑着说:“再看重又怎么样,这儿的一把手还不是一休部长。”华妃那一派的曹贵人在旁边听了冷笑了一下,暗骂:华领导没在你闹得欢,等会儿来了,你死的难看哦。正在这时,华妃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人真的是有气场的,气场是实力决定的,华妃走到哪儿都带着隐隐的杀气,所以在后勤服务部是很HOLD得住的。华妃斜眼看见了欣常在冷笑着说:“欣局也在哈,不是说你病得恼火,咋个也来开会了喃?”欣常在笑着说:“病得再凶,也不能耽误工作啊,开朝会是制度,我要遵守哈。再说也是对部长的尊重。”一休一听,赶快出来给自己人帮腔:“说起来,你这个病也是为了完成《接班人》的目标任务,算工伤,要好好休息,身体好了还可以接着完成指标嘛。”欣常在赶忙说:“谢谢领导关心,我一定再接再厉。”这时华妃又转头对齐妃说:“看齐姐这一向长胖了嘛,一把手看了肯定高兴哦,对了,好像一把手好久都没看你,也没有喊你去汇报工作了哈。”一句话说得齐妃只有干咳。一休一看场面尴尬,赶快出来打圆场:“都坐到说话,华妃你也坐,赶快给华司长倒茶。”华妃端过茶闻了一下开始洗刷一休:“姐,你这儿的是啥子茶哦,太次了嘛,肯定是去年的龙井,保存得再好也要走气的。不香了,这些都是些科员喝的茶,也拿来给我们喝,等下我拿点老四给的极品铁观音来给你尝下。”一休一听心头火起:尼玛的,显不出你家里边儿有啊,铁观音老子又不是没喝过,老四给的又咋个嘛,喝了要成仙?但脸上却还是挂着谦和的笑,这就是老江湖的本事。面不改色,心乱跳。缓缓的说:“谢谢妹儿关心,那个铁观音喃,老四也给得有给我,我想到三娃儿(老四的3儿,齐妃的儿)喜欢,就喊齐妹儿给他带过去了。”齐妃一听,很是得意,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休这个样子说显得自己和一休部长关系很不一般。华妃一听冷嘲热讽道:“也是,象极品铁观音这种高级茶,齐姐那儿是很少见,下回三娃儿缺啥,尽管来找我要。”心头骂:就给你几两茶叶嘛,看你得意那个样子哦。龟儿山猪没吃过细康。然后接着说:“老四才当一把手不久,我们后勤服务部喃啥子都还缺,委屈部长在这个‘景仁办’办公了,条件有点简陋,改天我喊人重新装修下,改善下条件也好让部长工作生活都舒心。”一休听了说:“谢谢妹儿关心,现在财政紧张,我看还是算了。”心头说:你装修,你装疯还差不多。华妃听了接着臭显:“还是部长简朴啊,我那个坤办又装得太过了,清一色欧式古典风格,豪华啊,每次来姐这儿,看你这儿这么简朴,我都觉得多不好意思的。”言下之意:你龟儿的部长又咋个,我享受的待遇比你高嘛。齐妃在一旁酸酸地说:“你住的房子当然好哦,那个是人家宜司长(宜妃)住过房子,当年老领导好看重宜司长哦。”一休接着齐妃的话说:“那是,人家宜司长《接班人》的目标任务完成几个,老领导当然重视哦。”这一下又点中了华妃的死穴,把华妃打来闷起,只好悻悻的说:“部长要是没啥其他事,我就先走了哈,我那儿事还多。”说完也不等‘一休’表态,就离开了景仁办。看华妃一走,跟华妃一派的丽嫔(嫔,4品,正厅级)赶快跟了出去。走到华妃旁边,一边走一边拍马屁:“华司长不要气,部长那个是嫉妒,就是看到老四给你办公条件比她的好,不要看她是部级(享受正国级)待遇,其实这部里边的实权老四还不是都交给你的。”华妃听了,很是受用:“算你娃有眼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