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重庆土话,重庆言子儿,重庆俗语,您知道多少!

重庆方言网-重庆方言|重庆言子|重庆言子儿|重庆土话|重庆俗语|重庆方言电视剧|重庆方言歌曲|重庆方言笑话|山城棒棒军|生活麻辣烫

当前位置: 重庆方言网 > 方言小品 >

重庆方言小说,甄嬛传重庆言子儿现代改写版五

时间:2013-07-02 20:57来源:重庆方言小说 作者:重庆方言小说 点击:
重庆方言小说,甄嬛传重庆言子儿现代改写版五。 那些年老四追过的女人 《甄嬛传》重庆言子儿现代改写版 作者:上官疯人 第四章 韬光养晦 江福海看着华妃不动声色地说:从井里捞
重庆方言小说,甄嬛传重庆言子儿现代改写版五。
那些年老四追过的女人
《甄嬛传》重庆言子儿现代改写版
作者:上官疯人
第五章 锋芒微露
 老四一心在找倚梅园黑暗中的人,而跟在后面的果郡王却注意到了挂在梅枝上的小像,并小心地取下收藏起来。看到老四一个人站在那个地方发呆就说:“今年的 梅花开得往年一样好看哦。”老四听了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说着陷入了一种怅惘之中,老十七(果郡王)一看,晓得老四又开始想纯元 了,赶忙岔开话题,:“四哥,我闻到这儿的梅花香,又想去喝两杯了。”老四说;“有这种好事,我要去哈。另外还有件好事,我今天发现人才了,没想到这个梅 园的一般工作人员里头居然还有文艺青年啊!”这时,老四的心腹--秘书长苏培盛也跟了过来。老四看见了说:“咋个跟到这儿来了,我不是喊不要人跟嘛。”苏 培盛忙解释到:“天黑,又下雪路滑,生怕领导有个啥闪失,就是落个处分也要跟来嘛。”老四一听笑着说:“算了,看到你也是为了工作,就不处分你了。不过你 来得正好,有个事情我也正要交代你去办,我在这儿梅园发现个人才,是个女艺青,你要负责把她找出来,找不出来就是你工作的失职,我是要处分你的哈。”苏培 盛赶紧说:“领导放心,我一定尽力去办,只是这个办公室工作人员太多,领导给个选拔标准,我才好操作,不然难度有点儿大哦。”老四听了说:“你就问‘逆风 如解意’的下句是什么。”要不说旧社会万恶喃,人才选拔无制度,无方法,无标准,全凭领导一句话。由于余莺儿的机缘巧合,很顺利地通过了苏培盛的考核,被 苏培盛认定为人才,经过苏培盛的包装,昨天还在逃避劳动,消极怠工的余美女,今天摇身一变成了节日加班,爱岗敬业的人才呈现在老四面前,于是老四当即给了 个科长(官女子)的职务,并且分了办公室,小余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匍匐在地上,把能想到的感激词汇说了个遍。苏培盛来给老四引荐人才的时候,果郡王也 在,他正在和老四下棋,看见小余的表现有点不像艺青的表现,艺术青年一般都有点小清高,不至于当个科长就高兴瓜了。当老四离开时,念了句;“玉楼金阙庸归 去,且插梅花醉洛阳。”(这是朱敦儒《鹧鸪天?西都作》中的一句,在这儿的大概意思就是‘有你这一丝梅香,我一把手都不想当了。’)果郡王看着小余没惊喜 的反应,白头瓜脑的,一看就是没听懂。就继续试探她:“小余,你不懂这个啥意思?”小余说:“不是很清楚。”老十七故意说错道;“这是李白的诗,领导喜欢 李白的诗。”见小余还是没反应,也没反驳他,心头说:龟儿文盲,还冒充文艺青年,不得一辈子就晓得那两句,还刚好用上了嘛,看来老苏可能是搞错人了。离开 老四办公室出来,看见老苏手头抱个文件袋正着急忙慌的往外走,老十七忙叫住他:“老苏,你要到哪儿去喃?”老苏一看是王爷,刚忙说:“领导,小余的工作调 动了,我把她的档案提出来拿去存档。”老十七笑着说;“老苏,你这个事情办得好,领导要奖励你哈。”苏培盛说:“给领导服务应该的,就没想过奖励的事 情。”老十七说:“老苏,奖不奖励倒是其次,奖励拿错了都好说,就是不要选错人哦,不好交代的哈”正在这时,从老四屋里传出小余的歌声,只听老四说: “咦,还会唱流行歌曲,我喜欢......。”只听余莺儿说:“人家干爹是演艺圈的,教过我唱歌,早几年我还在歌厅开过‘个唱’的......。”虽是隔 着墙,老十七一听老四的口气就晓得他很喜欢这个调调,于是就没有接着说下去,而苏培盛一听见唱歌,就没有听清楚果郡王在说些啥,于是就问:“领导,你刚才 说啥子找错人哦?”果郡王说:“没啥子。”老苏又问:“领导,她唱的又是啥哦?”果郡王说:“流行的,叫《野百合也有春天》,唱得开心哦。”老苏看来是不 咋懂流行歌,呐呐的说:“哦,哦。”果郡王心头想:哎,老四高兴就可以,随便她是哪个,少管闲事。于是也不多说,大步离开了。
余莺儿破格提拔的事情马上就在部里边儿传开了,沈眉庄来到甄嬛办公室陪甄嬛聊天顺便也把这件事说给甄嬛听:“你天天都在办公室待到,部里边出大事了,你晓不晓得?”甄嬛奇道:“出大事,啥子大事?”沈眉庄答道:“一把手不晓得抽啥疯,居然把倚梅园的一个女办事员看起了,居然还破格提拔,先是给了个科长,头两天又提拔成了处长。”甄嬛问道:“是倚梅园?”心头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基本上明白了个七、八分。现在有人出来顶替她,看来老四不得再深究那天晚上偷跑出来的事了,心里反而轻松了不少,笑道:“领导破格提拔人才也是经常的事嘛。”沈眉庄说:“你是没看到,现在一把手重视她得很。”甄嬛赶忙问:“重视程度能不能和你比?”沈眉庄说:“我看这个架势,也要和我差不多了。听说还酒吧当过驻唱”甄嬛听了笑着说:“是不是哦,老四还喜欢听点通俗的哈,不过她再怎么也不可能超过你三,毕竟你的学历,家庭背景摆在这儿的。”“这个倒是,但是小安就比较郁闷了,好歹自己也是整儿八百考进来的公务员,进来这么长时间老四一直不提拔,其他人提拔也就算了,嘿,反而一个临聘人员几天就搞得和她一个级别,你说她恼火不恼火嘛。”听了沈眉庄的话,甄嬛道:“也是啊,不晓得领导咋个想的嘛,小安都上班这么长时间了,领导也一直不安排上岗,不得是她自己不想上岗嘛?不上岗,咋可能提拔嘛。”沈眉庄说:“老四最近比较忙,不常来部里面,即使来了也是去几个喜欢的干部那里,你晓得这部里头东西有好烫哈,没得领导重视,提拔不到,公务员连临聘人员都不如。人家临聘人员嘛还有个社保嘛,想辞职就辞职,你个公务员,辞了职连社保都没有,只有忍到退休啊。”甄嬛说:“这个话,不该你说哦,你是一上班就受重用的哈。”沈眉庄叹口气:“风水轮流转,看到小安的样子,我都害怕啊,领导的东西,说变就变啊,哪天轮到我变成那个样子都不晓得啊。”甄嬛笑着说:“不得的,姐你不用担心。”沈眉庄苦笑了一下:“但愿嘛。”然后起身告辞。离开甄嬛的办公室,沈眉庄和采月走在去行政司的路上,一辆牌照号为‘000001’的特牌车,闪着黄灯迎面驶来,沈眉庄一看,见过、也坐过是老四的‘凤鸾春恩车’(靠,不晓得是哪个脑残想出来这个名字,为了搏领导一笑,真是啥子花样都想得出来),车上坐的正是余莺儿,余莺儿一见是沈眉庄,假意在车上欠了下身说:“是沈厅索,不好意思哈,在车上就不方便给你行礼了,现在赶着去部长那里开会,沈厅你让下路哇?”嚣张,相当的嚣张,基本就是当年夏冬春的翻版。沈眉庄心头大骂:龟儿子的,闯红灯,压双实线,还逆行,就是个小号车嘛,拽个鸟啊,老子又不是没坐过,开会?以为黑人没晒过太阳索。虽面带愠色,但还是很克制的说:“既然着急开会,那你先过嘛。”说完和采月闪在一边,余拽拽的车擦身而过。
傍晚时分,老四在一休的办公室聊天,老四说:“昨天,小余和我去我们妈那儿耍,一首《永团员》唱得老的很高兴啊。我就给她冠了个名叫‘妙音娘子’你觉得如何?”一休心说:你定都定了还来问我,依我看叫‘瓜娃子’还差不多。嘴上却说:“对的,实至名归啊。”这时徐进良又进来让领导点名字了。一休在一旁说:“我听说,新招的这一批干部里头,不是每一个都上过岗哦。”老四说:“小甄一直生病,那个小淳又太小了,还有哪个没上过岗?”“还有个小安”一休说,老四听了看下下名册说:“那今天就定小安嘛。”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安陵容办公室,当然消息也不仅仅只传到安陵容办公室,行办和后勤办反映最快,立刻送来了鲜花,补品,谁知道安陵容是不是下一个沈眉庄喃。也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安陵容在高兴之余却紧张得一塌糊涂,这一点上安陵容确实不如余莺儿心理素质过关。晚上被抬到老四办公室的时候,安陵容浑身发抖,用一句解说员经常评价‘国足’的话‘由于心理紧张导致技术变形。’老四一看很不爽:“你紧张啥嘛,我又不得吃了你,你不愿意就算了,未必我这个身份还要强迫你索。抬回去,换小余过来。”于是,安陵容盼望已久的谈心就以这种极度尴尬的形式结束了。我们可以用许多专业知识来解释这种失败,比如:“性格决定命运”比如“机会属于有准备的头脑”……然而对于小安一切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这就像是人生的高考一样,苦读十几年,自负满腹经纶好容易盼到进考场了,却因临场发挥失误考砸了,没人问你过去的成绩,没人问你‘一诊’、‘二诊’考多少分,这是个‘成王败寇’的世道。小安要面对不仅是个人仕途的失败,还有同事的,甚至下级的奚落,这种事实在是太尴尬了,在后勤服务部的谈心史上,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这次打击,安陵容真是有点心灰意冷了。
晚上,甄嬛坐在自己办公室做针线活,现在后勤服务部日子也不好过,国家财政银根紧缩,部里边预算也被削减了不少,中央财政只保底,其余福利,各办公室自负盈亏。于是除了那些领导重视的办公室,其余的都只有自己想办法挣点零花钱。甄嬛她们办公室显然还不属于国家重点扶持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幸好办公室几个还有点手艺,搞点国家批发的布匹加工点服装,再倒出去也可以挣几个日子也算不好不坏吧。几个赶订单正赶得高兴,淳局(常在)神色慌张的从外面跑进来,一见甄嬛就哇哇大哭起来。要说这个老四有时候也挺可怜的,为了维持统治,这后勤服务部也不得不啥子人都收。这个淳常在只能算个小屁孩,公招的时候为照顾关系就收了进来,小小年纪就给了正局级,连老四自己看了都只有苦笑,这么小个娃娃连谈心都不好意思找她,只有养两年再说。小淳一来就分到给甄嬛一个办公室,晚上经常到甄嬛那里吃零食,和甄嬛关系很好,后来因为甄嬛装病说要隔离治疗才搬出去了。甄嬛一见她这样,赶快让浣碧搞杯奶茶来给她喝,问道:“淳儿,不要哭,咋个了嘛?不要怕,喝杯奶茶慢慢说。”小淳喝了奶茶,又抽泣了好久才断断续续的说:“刚才我和欣局(常在)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欣局的手下的灯笼被风吹起来,点燃了,你说霉不霉嘛,这个时候那个余歪人坐起一号车也刚好路过,司机看到燃火了,一打方向盘,车就晃了下,你晓得领导的车有好高级哈,啥子ABS\EBD\ESP都有,我看得清清楚楚,车子也就是轻微晃了下,这下这个余处长发飙了,说把她晃晕了,跳下车就给欣局雄起,欣局也不是啥子好脾气的人再加上小余一个处级敢对局级的指手画脚说话也就没客气。”这时一边的崔槿汐说:“是啊,本来你们两个都是她的上级,也用不着对她客气哈。”小淳说:“你不晓得,现在余处好受重视嘛,再加上又加入了华妃她们那派,有华司长撑腰,一般局级干部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欣局对她本来就有气,结果两个就吵起来了,哪晓得余处居然把机关派出所(慎刑司)的喊来,直接把欣局关进去了。”甄嬛很惊讶,她晓得姓余的很嚣张,也知道这不仅仅是这两个人的斗争,而是这两人分别代表的两个派别的斗争。但没想到已经激化到了公然关押国家干部的程度。于是说:“不得哦,派出所是关犯人的地方,咋能把国家干部关到那儿去喃?未必一把手和一休部长都没得一句话啊?”小淳说:“姓余的凶得很,专门给所长打了招呼,不准给大领导和部长报告。”浣碧听了在一旁到:“东西太烫了嘛,姓余的也太霸道了,还讲不讲法制了!”淳常在抽抽噎噎地问:“莞姐,咋个办嘛?”甄嬛想了下说:“这样,我叫人送你先回去,从派出所捞人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晓得去找沈厅,喊她找上头反应。”说完忙吩咐小允子先送小淳回去。看着淳常在离去的背影,甄嬛叹道:“哎,可怜啊,小小年纪屁也不懂就搞到这儿来学人家当局长,搞斗争,不吓死才怪哦。”浣碧听了说:“好歹也是两个局级干部,咋个拿给个处长搞成这个样子哦。哎,在机关混要是没后台、没一把手重视真是死得很难看啊。”甄嬛说:“依我看姓余的这样子搞倒是好事。”浣碧不解的问:“好事?”这时崔槿夕解释到:“是啊,她娃本来就是破格提拔的,根本就没走程序,连考试都没参加就直接升处长,这件事本来就很多干部不满了,这次更离谱,把上级都逮来关起,这个样子乱整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老江湖看问题就是不同啊。
果不其然,没两天沈眉庄就风风火火地来到了甄嬛办公室:“整个部里边就你好耍,清闲得就跟退休了一样,外头都闹翻天了,你晓不晓得。”甄嬛问“出啥子事了?”沈眉庄说:“老太婆(太后)发威了,直接下了命令,把欣局放出来好好安慰,并且把那个余瓜娃子的领导冠名也给她取了,罚她在办公室软禁半个月。”甄嬛奇怪地问:“咋个是老太婆出的面喃?这个事情大领导和部长不管索。”沈眉庄答道:“一把手这两天正事都忙不完,不管这些小事,给部长汇报的时候,正好她在老太婆那里,老太婆天天晚上听到她在老四那里K歌鬼哭狼嚎的,心脏病都要闹翻了,这下听了汇报就直接下命令弄她娃。余瓜娃子虽然还是处级,但是没了领导冠名,地位已大不如从前了”
  而于此同时,一休正在自己办公室练习书法,刷刷刷几个大字:‘爱岗敬业’一气呵成显得十分顺手。老太婆对余莺儿的处理让她很是畅快,这也算是给她那一派的欣常在有个交代。写完以后自我欣赏了下,顺手交给剪秋,说:“今天这几个字还写得顺手,拿去挂起来。”剪秋拿着一休的字一边观赏,一边说:“现在姓余的终于老实了,收拾了她,部长连写字都写得顺手了。老领导(太后)果然还是最重视你的意见哈。”一休得意的笑了下:“余莺儿正是得老四喜欢的时候,这个时候要是我出面弄她,老四肯定要出面保她,到那个时候你说我咋个办,是给老四面子喃?还是自己要面子喃?与其自己做蜡台,还不如让他妈出面弄人,搞得老四也只有闭声闭气的,喊那个姓余的跑都跑不脱。”这种借刀杀人的计谋,一休已经不是第一次用了,她已经使得想当纯熟了,当剪秋听完她的话就只剩下‘佩服’二字。这边余莺儿虽然和夏冬春一样嚣张,但在权力斗争上却显然比夏冬春老道得多。刚一提拔的时候就加入了华妃的队伍,她知道以她现在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必须找到靠山。这次挨了处分刚刚解除软禁就急不可待地找组织哭诉,坐到华妃办公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自己咋个被整的,咋个遭人陷害的。华妃听得心烦说:“管你是自己犯错也罢,遭人陷害也罢,反正现在你的软禁时间也结束了,还是要想下下一步怎么办才能重新获得领导的重视。”余莺儿立刻给华妃跪倒:“现在一把手根本就不见我了,你要给我出个主意救下我!”华妃想了下说:“现在一把手不见你,你就要曲线救国哈,你不是会唱两嗓子,施展你的绝活哈。”余莺儿豁然开朗磕头称谢,匆匆离开了。余莺儿刚一走,周跛子就问华妃:“领导,余瓜娃儿,前一向势头那么猛,现在受了打击正好少个人出来争地盘,你为啥还要给她出主意喃?”华妃笑着说:“你要搞清楚,是老太婆处分的她,不是老四处分的她。可见老四在这件事上态度是很暧昧的,有其等着要是哪天老四想起了,重新启用她,不如我现在来做个顺水人情,好让她以后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再说,她倒了不是更少一个和沈眉庄作对的人,不如把她扶起,冲在前面去和姓沈的斗。”周跛子点头道:“领导英明,只是这个沈厅才来几天,可能火门儿都还没摸到,没必要担心她哦。”华妃愤愤道:“她是才来,但是才来老四就让她进了后备人才库,喊她学管理,摆明了就是要来接老子的班,夺老子的权。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余莺儿听了华妃的指点,天天跑到老四办公室要求见领导汇报思想,老四喃又正好这几天都把果郡王喊到办公室下棋,不想理她。一连几天如此,都搞成死皮了。这天余死皮又来要求见领导,秘书小夏子一看又是她,心头就烦,又来索于是上前说:“余处,领导吩咐了,他和果郡王下棋,不见其他人。”小余看到夏秘书也烦,每次我来你都说领导在和果郡王,是不是你娃故意挡我的财路哦。但面子上还是挂着干笑说:“每次来你都说果郡王在是不是哦?麻烦夏秘书再帮我请示下,我真的有很重要的思想,要向领导汇报。”夏秘书为难地说:“余处,不是我编的,真的领导说了不见其他人,我进去说肯定挨骂,你就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头的人了。”心头说:龟儿的,太死皮了嘛,你有球的个重要思想,咋个嘛世界末日了索,人类要等你拯救索。
余死皮一见软的不行,只好一不做二不休了,呼的一下,从公文包里拿出本点歌单,开始挨到挨到的唱,什么《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啊,《最烂漫的事》啊,《月亮代表我的心啊》。看到这个场面,夏秘书基本崩溃了心头骂:还给老子说是找领导汇报思想,一看就是来求领导包养。同时崩溃的还有果郡王,当余死皮从杨钰莹的音色唱成杨坤的音色的时候,果郡王再也听不下去了对老四说:“哥,我的亲哥,这都大半夜了,你还是把她眶好,我看她都从‘A’字部,唱到‘Z’字部了,你不把她拦下来,她就要唱二遍了。惹不起,我走了,你们慢慢谈心,你这个哪儿是下棋嘛,简直是吓人。”于是,余处长再次赢得了和领导谈心的机会。小人之所以往往能够得志,是因为他们有着对关键人物投其所好的工作方法,和对一切利益都贪得无厌的工作态度,以及对所有道德规范都熟视无睹的工作信念。
  要说部里边也没啥具体事务性的工作,你要是没啥追求,就混个日子还是好混。甄嬛反正就是想混,国家吃喝保着,又不供房又不供车,吃饱了就耍,反正她住的远,很难惹事倒也清闲。转眼春天来了,甄嬛喊小允子在花园里头扎了秋千,没事就伙同流朱和浣碧荡秋千耍。这天,甄嬛来了兴致,带着萧和浣碧去荡秋千,坐在秋千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赏花,一边吹箫。‘天干饿不死手艺人’不错,无论在哪个朝代混,有一技傍身总是有用的,连余莺儿这样的野鸡歌喉都能出人头地,更何况是甄嬛这种请了家教,考了级的正统啸声,吹出来自然婉转动人。正巧,老四没事在花园里闲溜达,突然听见了这啸声,心头一惊:咦,吹得很有点水平哦。老四不是那种第一代只会‘弹弓射鸟’的流氓领导,而是那种受过正统高等教育领导,是有文化的流氓。琴棋书画样样通,一听这个啸声就晓得是专业的,寻声而去,便看见甄嬛在秋千上边吹得起劲。他一眼就认出来是甄嬛,也不打扰,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静静地听。甄嬛正吹得高兴,突然看见有人在旁边,马上住了声,给老四道了个富(也就是一般性的行了个礼。)她没有认出老四来,那天面试的时候,本来老四就在暗处,她也就晃了下,再加上上班都7、8个月了,早就记不住老四长啥样子了。但她晓得,能进这里边来的肯定不可能是搞传销,卖菜刀的。都不是一般人至少都是老四的亲戚,便客气的问:“请问是哪位领导?”老四一看她没认出自己,觉得好笑,想逗逗她便说:“你猜喃?”甄嬛说:“你不得是大领导嘛,是大领导的亲戚?”老四微笑着说:“晓得果郡王嘛?”甄嬛疑惑地问:“你真的是果郡王?”老四听了有点奇怪:“你见过?”甄嬛说:“没有,自从我到部里边上班连大领导都没见过,更不要说他兄弟了,但是听说果郡王年轻得很,你看上去有点儿老气。”老四说:“啥子老气哦,小娃娃不会讲话,这个是成熟。其实年龄和相貌嘛有时候不一定相符哈。”“哦,那就算你是嘛,我是后勤服务部的莞局长(常在)。”甄嬛说道。老四故作惊讶:“你就是那个生病的莞局长?”甄嬛惊讶的问:“我生病的事你咋晓得的?”老四说:“春节的时候,四哥喊喝酒,就你没来,一休部长说你生病了。哦,对了,你刚才吹得那首杏花天影,真是合情合景啊”甄嬛一听,咦,今天还遇到行家了索。于是说:“王爷对这个曲子很熟哇?”这下问到老四心坎上了,正好,好好表现下自己的博学:“这个曲子嘛,原作是晚上用埙吹奏的,是比较清婉的一首曲子,现在你用箫来演奏,显得欢快多了。”甄嬛一听心想:果然是行家啊。说:“王爷高人啊,我献丑了。”接下来就是漫无边际的相互吹捧了,连啥子‘曲有误,周郎故’之类的话都抬出来说了。总之大家都谈得高雅而高兴,最后尽欢而散。甄嬛并没有忘乎所以,她对今天此人果郡王的身份还是有所怀疑的,一回到自己办公室就立马吩咐流朱去查果郡王是否今天来过部里边,直到流朱回话果郡王今天确实被老四叫到办公室来过,这才放心。这天,春光明媚,甄嬛又和流朱在花园里荡秋千,欢声笑语的,恰巧老四的专车经过,听见,立马喊停车,老四一听就晓得又是甄嬛在外头耍,心中高兴啊,马上对自己的贴身秘书苏培盛说:“我要自己走下,你们不要跟到哈。”老苏赶忙说:“领导,刚刚你们妈才吩咐了,喊我们要好好照顾你,你这样不是要我们下岗啊。”老四笑着说:“你娃要是跟到来,我看你马上就要下岗。另外不许对任何人说起这个事。”老苏听到那边莺歌燕舞的,晓得领导又不晓得把哪个美女瞄起了,不好多说,只好遵命。给领导当秘书一定领悟力要好啊。老四跑过去一看,果然是甄嬛在那儿耍,流朱正在背后推她,于是悄悄来到甄嬛背后,示意流朱闪开,让自己来推,流朱 上次见过他,一看是王爷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让他推。甄嬛感觉力量变大了,回头一看是老四一惊叫道:“王爷”老四看她有点害怕就说:“要是害怕了,就下来嘛。”甄嬛被话一激说:“我不怕,你只管推。”于是老四越推越高,那情景就像歌里唱的‘我俩的情,我俩爱,在秋千上荡悠悠啊荡悠悠。’停下来以后,老四说:“今天是有事路过 ,看到你在这儿,本想再过来听你吹箫的。”甄嬛说:“今天没带箫出来。”老四遗憾的说:“那就下次嘛。我有两套曲谱,五天过后的这个时候,我拿过来,你鉴赏哈,一定要来哦。”甄嬛说:“那好嘛,不过今天见面的事,你不要到处乱讲哈,你是不晓得,这部里边水深得很,到时候闹出啥子绯闻了,你我都死的难看。”老四听了微微一笑说:“晓得了。”这次见面以后,老四和甄嬛基本进入了谈恋爱的状态,想起几天后的约会,甄嬛这边心慌意乱,看书都看不进去。而老四这边把玉箫都翻出来了,又是吹,又是叫中央乐团的乐师来演奏,真怀念不如相见啊。这时的甄嬛还不知道,她正在成为后勤服务部这个江湖里的一代高手,这些剑客中基本也可以分为‘剑宗’和‘气宗’两派,以华妃为代表的以美貌取胜的为‘剑宗’,而以皇后为代表已经人老珠黄全靠经验和计谋取胜的为‘气宗’,而真正的高手是正在崛起的甄嬛,可谓‘剑、气’合一。只是这个服务界的奇才,还处于懵懂阶段而已。
五天过后的中午,外面下着大雨,余莺儿坐在老四办公室,刚刚伺候完老四午睡。见老四睡熟了,开始了她的报复,上次厦秘书不给他通报,她一直记到心头的,这次她翻了身一定要让那些得罪过他的的人付出代价,小人,真正的小人,你是不能得罪的,他们是真正的睚眦必报。只听余莺儿阴阳怪气的叫道:“小夏子(这个时候就再也不喊啥夏秘书了),你过来,看到你也没事,来帮我给领导剥核桃。”夏秘书跑过去,刚要拿工具,只听与莺儿道:“就用手剥嘛。”夏秘书立刻说:“余处,这个核桃那么硬,我就把手剥烂了可能都剥不完哦。”余莺儿笑着说:“你不是对领导忠心耿耿得嘛,又不是我吃,领导要吃两个核桃,你就把手剥断也应该哈,这样才能显你的忠心嘛。”小夏一听终于明白了,搞了半天是在报复老子索,晓得这次是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剥。圣贤说世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其实女人和小人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女小人,你得罪了她们,她们不是要你死,而是要你生不如死。
排卵期有什么症状女性排卵期有何症状,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