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重庆土话,重庆言子儿,重庆俗语,您知道多少!

重庆方言网-重庆方言|重庆言子|重庆言子儿|重庆土话|重庆俗语|重庆方言电视剧|重庆方言歌曲|重庆方言笑话|山城棒棒军|生活麻辣烫

当前位置: 重庆方言网 > 重庆言子儿 >

重庆方言故事,重庆方言小说《公司头有事》

时间:2013-05-30 21:40来源:重庆方言 作者:重庆方言 点击:
重庆方言故事,重庆方言小说《公司头有事》。致有过曾经的诸位: 由于前段时间工作原因,难于抽出精力和时间写
重庆方言故事,重庆方言小说《公司头有事》
致有过曾经的诸位: 由于前段时间工作原因,难于抽出精力和时间写字,希望见谅,这个就写完了,希望大家喜欢。最后祝愿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安康,阖家幸福。 此致 西瓜 2012年1月21日凌晨 ------------------------------------------------------------------------------------------------------------------------------------------------------------------------------------------------ 阳春三月,春江水暖,秦大炮这个丁二晃东贡西贡在金花镇搞了笔嗨生意,跑了个单子给一个知名鞋厂做VI设计。第一时间签了单就把老陈拉到又是灯儿又是戏,当天晚上两个老几去了ATT,秦大炮一贯做事华丽,讲究有花有草,诗情画意,四个美女添酒陪唱,整得火热,老陈常年装处,借到酒兴趁机抒发哈性欲,搂到美女又抱又啃,秦大炮也在一边陪练,跳起了脱衣舞,搞得相当通透。毕竟是包间,不是酒店,门上不挂锁,还有一层玻璃随时可以让观众御览,耍得高兴的时候,老陈的原配冲了进来,把老陈产了三耳屎。 过后,老陈没有回屋,天天拉到陈小妹儿在市区酒店体验夜的黑。华哥是这出栏目的幕后编导,从秦大炮贡到我们公司头来,华哥就开始跟踪,事情从ATT开始了情节的铺垫,到戏剧性的变化,华哥仅仅花了五块钱让个卖花的小娃儿给母老虎整了个电话,就把剧情推向了高潮。 华哥这一手,相当于给老陈来了个仙人摘桃,蛋都遭他龟儿子捏肿了,自从老陈挨了耳屎,精气神遭扇到都江堰去了,开会的时候经常神游。黄大仙提出的一啪啦黑屁儿方案,拿到老陈那石沉大海。华哥不是省油的灯,趁此机会在外面到处飘货,从不过账。 华哥和老陈就是一副跷跷板,老陈发霉,华哥出太阳,整的高兴就拉到望江公园喝茶打麻将。 赖汤圆性格直,打麻将跟吹冲锋号的敢死队一样,血拼死咬,纯粹的闷灯儿,前天打牌要郭掐四筒,整死都不开福,惹毛球了,重庆言子,逮到块麻将往桌子上楚,结果没想到,他龟儿子劲大,把茶桌子拍烂一个角角。 整的周围麻将客、茶客些都往这边瞟。 “赖汤圆儿,你是来打麻将的还是来练武打的?”周围一啪啦眼睛看到我们,整的我牌都摸得不自在。 赖汤圆儿一点影响都不的:“锤子大爷晓得,这个批桌子那么西儿哦。” “妈哟,开车跑起来赔耍档,才JB霉哦。”华哥一贯抠迷日演的。 “掺茶的又没看到,赔锤子赔。”刘眼镜儿今天也跟到华哥出去安软件,顺手梭过来搓两把。 “诶,对了,我给你们摆个龙门阵,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哈。”刘眼镜儿抓了两颗瓜子:“前两天我看到向秘书和黄老仙人在会议室头打啵儿。” “啵儿了好久?” “不晓得,下班可能有半个小时了,我把U盘掉到会议室了,我回去拿,开门就看到两个正抱到咬。”刘眼镜儿显得很无辜,好像遭抓到的是他个人:“当时他们两个抱到在那瓜起,看到我。” “然后喃?” “然后我就说,不好意思,我走错了,就把门拉起了。” “你挨球,你咋不给他们闪一张喃?”赖汤圆儿喜欢下猛药。 “硬是嘎,没反应过来,下盘。” “下盘,下盘还有你的。” 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问我是不是汤锤儿,我仔细看他的眼神,立马认出来,他是我小学同学谭邦子。谭邦子喊我坐他们那桌,那桌有一啪啦小学同学。 “刚才那个胖娃儿把桌子敲烂了,我们都在看,结果把你看到了。”谭邦子帮我点了碗花茶,桌子上坐起的全部是小学同学,一共十多个,基本早先都是一个踏踏的,有的脑壳都已经秃顶,长成了地中海,有的变得很漂亮,有的长得像菩萨,有的已经开始有发体的苗头,而有的一点都没变,只是脸长长了。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脑壳里面装的是某个属于我们的纯真年代:吹冰糕片片、打背背仗、滚儿铁环、产牛牛儿,兑洗衣粉儿吹泡泡儿、飞纸飞机要哈气、拍啤酒瓶瓶儿盖盖、打太平天国、耍六子冲先出的肯定洗白,洗白之后赢家会很锤子地冒一句:“你娃鳖鳖。” 话题从学前班一直杀到六年级,从班花到胎神,摆的是哪个挨棍棍儿最多,哪个经常抄作业,曾经我四年级追过的那朵小花,现在已经出了北半球,去了南半球,曾经嘴巴里面拉出蛔虫的娃头儿现在到了重庆经营着一家酒店,得肝炎的干虾儿长成了圆子,成绩最好的在家具厂跑业务,成绩最撇的在工地上给别个炒蛋炒饭,话题一一落实到班上那五十六个同学,说到邹春林的时候,谭邦子沉默了许久,端到茶,一饮而尽:“人已经不在了,上个星期烧的。” “咋的?” “尿毒症。” 一阵唏嘘,重庆方言电视剧,龙门阵摆完,大家AA吃了个团聚饭,一直闹到晚上十点。 那夜的月很明,难得点缀几颗星星,路上的街灯散发着晕黄的光,横街桥边摆着一个煮面的摊摊儿,隔着冒气的大锅,是一个满脸布满皱纹的太婆。 “整二两酸辣面,陈二孃。” “汤锤儿嗦,好久没来陈二孃这儿吃了哦。” “就是,想吃的很啊。” “不要葱撒。” “恩。” 热气在大锅中蒸腾,宁静的桥边两张小方桌,一个食客,一个太婆。红尘滚滚,熙来攘往,世事在光怪陆离中轮回,上辈人踩起油门得老去,仰望星空,成都的夜,依然是那么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