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重庆土话,重庆言子儿,重庆俗语,您知道多少!

重庆方言网-重庆方言|重庆言子|重庆言子儿|重庆土话|重庆俗语|重庆方言电视剧|重庆方言歌曲|重庆方言笑话|山城棒棒军|生活麻辣烫

当前位置: 重庆方言网 > 重庆言子儿 >

独一无二的重庆方言小说《邪藏》第八十八章

时间:2013-05-30 22:17来源:重庆言子儿 作者:重庆方言 点击:
独一无二的重庆方言小说《邪藏》第八十八章,重庆话小说。第八十八章 恐怖邪巢,他又急又慌,连滑带溜地爬下长

独一无二的重庆方言小说《邪藏》第八十八章,重庆话小说。
第八十八章 恐怖邪巢

  他又急又慌,连滑带溜地爬下长藤,几乎是带着哭腔对众人道:“倩倩!倩倩在高地没看倒人了!”阮明珠和赛凤凰都惊得跳了起来,重庆言子,吩咐众人道:“快点,大家快点到处找一哈,看看小妹儿在哪点!”
  众人连忙四处查找,马大麻子见崖下滚满了死尸和石块,惋惜道:“给老子!默倒迢得出切,整死八个舅子都想不到擂到这点来了!”龚老三也道:“该晓得不从这条路儿迢哦!都跶死球了。”
  忽然肖子生道:“嘢!安逸了,这点还一条路儿嘎!”只见一大块突出的岩石之后,一条石级在峭壁之上盘曲延伸。乌光宗连忙沿着石级攀了上去,肖子生和龚老三也紧跟着爬了上去,马大麻子和阮明珠等人则在崖下寻找。
  三人爬上石崖,发现石级最后通入到一个黑乎乎的山洞之中,乌光宗壮着胆子走了进去,举起火把照看时,只见洞内右侧地面上有一口竖井,里面黑乎乎地,不知道有多

深;左侧的石壁之上却是一座石门,石门之上有一个门环。
  乌光宗抓住门环一拉,石门竟然轻易的打开了,忽然间门内一个黑影倒了下来。三人大惊,连忙举起火把一照,认出那人正是柯好古,只见他满蓬头垢面,脸色苍白,身上还沾有几处血污。他猛然间见到乌光宗,脸上艰难的一笑道:“乌……乌老弟,终于……又见到你了。倩倩在那边,我把她救了。”乌光宗往石门外一看,只见宁芫倩正呆呆地看着自己,不禁再也控制不住,冲过去将她抱在怀里,泣道:“倩倩……你骇死我了……我默倒再也……再也看不倒你了。”
  宁芫倩哭道:“你好坏!你点都不顾倒我,尽去帮阮姐姐他们。我一个人在高地又冷又怕,还不如死了好,要不是柯大哥救我……”乌光宗连忙道歉道:“倩倩,都是我不对头!你原谅我!”宁芫倩见他惶急得脸色发白,心里一阵怜惜,摸了摸他的脸道:“乌哥哥,你……你不要恁给说……其实我也不好。”
  原来宁芫倩眼见乌光宗去救阮明珠等人,全然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心里一酸,忽然有了轻生之念,不由自主的走向悬崖,重庆土话,正是这时,崖壁上忽然匝开一道门户,重庆方言小品,原来柯好古刚好打开石门,见宁芫倩轻生,便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她拉入了石门之内,才救了她一命。
  龚老三见两人一幅小儿女情态,不耐烦道:“给老子,秀才娃二你光顾倒哄婆娘,你不问一哈柯眼镜儿是啷个回事?”
  乌光宗连忙蹲下身抓住柯好古的手道:“柯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倩倩。”柯好古脸上现过一丝苦涩,断断续续的道:“乌老弟……我……我见到你……就觉得我和你面熟……我们……我们前世一定是兄弟……倩倩,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只是……只是瑾妹妹已经死了……”说到这里,泪水终于如断线的珠子般滚了下来。
  乌光宗急道:“傅姐姐怎么死的?”宁芫倩泣道:“柯大哥和傅姐姐从下头爬到高地来,本来逗嘿陡的路,傅姐姐没爬上来逗擂下切了……呜呜呜。”原来柯好古和傅丽瑾坠下深渊,虽然身受重伤,却侥幸不死,两人在崖下找到一处秘道,从秘道中的竖井爬上悬崖,却不料傅丽瑾一不小心踩空,直接从上面摔了下去。
  乌光宗心如刀绞,紧紧抓住柯好古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柯好古神情却甚是急切,微声道:“乌……乌老弟……我……我不行了,这……这里还有……还有天大的秘密……我等……等不到……解开的那一天了。”乌光宗泣道:“柯大哥,我要救你出去!”柯好古道:“我……我……要和我的傅妹妹在一起……”忽然尽全身之力将他一推,向旁边的竖井滚去,乌光宗大惊失色惊呼道:“要不得!”和肖、龚二人一齐猛扑过去,向柯好古身上抓去,终究晚了一步,三人一齐抓空,只听“嗖”地一声,柯好古头下脚上的从竖井中掉了下去。
  乌光宗大叫:“柯大哥,柯大哥!”只听竖井中滚动之声不停,过了很久,才传来一声闷响,乌光宗哭道:“我要下切救柯大哥!”龚老三和肖子生连忙将他拉住,劝道:“乌老弟,柯好古已经死了,你莫住哈事!再说这个洞洞恁给深,你擂下切也没得命了!”
  宁芫倩也抓住他的手,泣道:“呜呜……乌哥哥!柯大哥晓得傅姐姐死了,所以他要切陪她。呜呜……我不要你死。”乌光宗心里难受之极,抱住宁芫倩又哭了一阵,才擦干眼泪。
  龚老三又拿起火把往竖井照了照,只见竖井深不见底,骇然道:“给老子!逗是个铁人也擂下切跶死球了!”忽然间发现井壁之上出现了一些小虫,连成一条黑线,蠕蠕而上。
  肖子生一看,笑道:“给老子,是蚂蚁子爬出来了。”又仔细一看,“噫”地一声道:“你们看给老子勒些小家什一个二个都老起一颗米米浪们大的东西,勤快得很,没得哪个偷懒。看勒样子是要切开啥子大会,怀者是吃酒坐席嘎。”
  乌光宗定睛一看,只见这些蚂蚁身子细长,其黑如墨,有些吃惊道:“小心点哦,勒个是蛇蚂蚁!”
  话音刚落,只见龚老三忽然好似蜂蜇了一般,跳了起来,大叫:“哎哟!哎哟!”他的叫声还未停,肖子生也好似炸了窝一般,纷纷惊叫:“哎哟!给老子蚂蚁子嗷人了!唉哟!快点迢!”几人纷纷后退。
  龚老三俯身细看眼前的一只蚂蚁,忽然吓了一大跳,道:“我的先人也!蚂蚁子老的好呛不是米颗颗嘎,有点呛肉!”肖子生也骇异道:“遭了嘎,洞洞的蚂蚁子网一网的爬出来。”
  只见片刻间从竖井中爬出的蚂蚁越来越多,不再如线成缕,而是大片大片的爬出,最后黑色的蚁群犹如潮水一般从竖井中涌了出来。
  龚老三眼见危急,喊一声:“给老子,重庆方言小品,来了,来了!快点迢!”当先一个冲出洞口,乌光宗拉着宁芫倩紧跟其后,马大麻子和肖子殿后,五人一行飞快的奔下石级。刚刚奔下崖底,只听阮明珠和赛凤凰齐声问道:“爪子事?找到小妹儿没得?”旋见宁芫倩和乌光宗站在一起,都舒了一口气道:“妹儿你没得事逗好!”“你硬是骇倒我们了!”宁芫倩泣道:“我没得事,逗是……逗是傅姐姐和柯大哥死了!”
  阮、赛二人大吃一惊:“啥子!柯老师他们死了?我的个天哟!”两人捶胸顿足的哭了起来。两人与柯好古交情虽不深,但与傅丽瑾却情同姐妹。
  龚老三着急道:“快点迢开,紧倒说啥子?蚂蚁子按下来了哦!”马大麻子道:“啥子蚂衣子?老子们还怕小蚂衣子嗦?”龚老三骂道:“你娃哈起一砣!不是那种小蚂衣子,是那种嘿们长的蚂蚁子,嗷人逗呛蛇嗷人啷跟痛!你看嘛!下来了哦!”
  马大麻子往崖边一瞧,吓得脸都变了颜色:“给老子!是蛇蚂衣!多起不得了,啷个得幺台!”众人都看见崖下一片黑色如水般漫延过来,原来那就是大群蚂蚁,不禁都背脊发凉变了脸色,纷纷转身狂奔。
  众人直向左前方直奔了数十丈才在一个地势高的地方停了下来,纷纷责怪肖子生和龚老三道:“龚老三你给老子也太不落教了!从哪点找***恁给多蚂蚁子下来嗷老子们!”“是肖扯拐儿整出来的事!”龚老三气鼓鼓地道:“关老子屁事!你们看这边又来了一大群蚂蚁子,莫非又是老子们整出来的?”说着往后面一指。
  众人一看时都是一阵惊呼:“这哈遭球了!”“老子们要遭蚂蚁子包围了!”只见众人身后不远处,地面上好似展开了一大片黑纱,原来无数蚂蚁已经从后面涌到,众人都心惊肉跳的道:“这哈老子们硬是安逸了嘎!把各人送起切给蚂蚁子嗷死了幺台。”眼看蚁群前后掩至,众人都往石堆之上攀去,占取高处总是有利,只怕稍有不慎,便先被蚁群咬伤。
  忽听马大麻子惨叫一声道:“我的娘也,蚂蚁子吃人了!你们看嘛,那十几个蚂蚁子抬的硬是逗是人的耳朵嘎!”大家一看,只见近处一群蚂蚁搬着一样物事缓慢前进,赫然便是一只人耳。众人吃这一吓,不禁魂飞胆裂,纷纷骇呼:“老子们迢倒蛇蚂蚁的窝窝头来了,岩岩脚脚的那些死了的老二遭蛇蚂蚁嗷起吃球了!”
  果然后面的大群蚂蚁涌至,零零星星的抬出了人的手指头、肉块之类,惨不忍睹,血肉模糊。
  有人左右四顾,却惊慌失措的道:“安逸了,四面八方都有蚂蚁子,老子被蚂蚁子包围了嘎!”乌光宗用火把往身前一丈处一照,果然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蚂蚁,而且越来越多,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出。
  众人连忙用火把驱赶蚂蚁,然而蚂蚁越来越多,全不畏死。有的蚂蚁已经长得十分巨大,足有一寸来长,双颚极其强壮,爬动之时悉悉有声,让人视之不害而栗。
  忽然间蚁群散开,中间露出尺许来宽的空隙来。龚老三和马大麻子诧异道:“给老子!蚂蚁子安的啥子心?要放老子们迢嗦?”“那你们这些蚂蚁子也该让条大路出来噻!”肖子生骂道:“给你让个屁子的路!你们两个老二也不看一哈!”
  只听群蚁悉悉有声,触角翘起,蠢蠢欲动,似乎非常兴奋。马大麻子道:“给老子!蚂蚁子莫必要开大会,想些方儿来吃老子们,打一回牙祭?”龚老三结结巴巴的道:“你……你给老子……怕硬是说对头了!”
  忽听蚁群“丝丝”作声,只见空隙处又涌来了一队蚂蚁。众人惊恐之下看得甚是清楚,只见这些蚂蚁是由数十只寸许长的大黑蚁和一只白色的大虫子组成。这只白色的虫子长得甚是圆胖肥硕,足有鸡蛋一般大小,身上长满了长脚和触须,模样着实让人恶心。
  众人一见到这只白色虫子,都不由得相顾骇然:“蚂蚁子把它们的母子都抬切出来了,看来它给老子硬是要对付老子们了嘎!”“蚂蚁子是想用老子们的肉孝敬它们的母子!”“啷个办?啷个办?老子屋头还有婆娘娃二,还不想恁个逗遭蚂蚁子啃起吃了!”
  说话之间中只见众蚁已簇拥着白色虫子来到众人站立的石堆之下。
  母蚁爬出来之后,众蚁暂时停止了攻击,众人用火把烧死了不少大蚁。人人都是提心吊胆,目不转睛的盯着母蚁和那十几只大黑蚁。只见母蚁触须与大蚁们一碰,似乎在是在向众蚁分派任务。
  众人一看如此情形,心里自是骇异已极。果然十几只大蚁与母蚁碰过触须之后,忽然从四面八方极速爬进,后面的蚁群见大蚁冲锋在前,也就跟着蜂涌而进。霎时间蚁群进攻之势好似山洪暴发,众人吓得连连用火把熏烧阻止蚁群,然而这显然无济于事,片刻间蚁群已突破了众人的防守。赛凤凰大声道:“快点往高地爬!”众人一面掀翻石头,滚将下去将大片蚂蚁压毙,一面拼命向高处退却。一个土匪落在后面被蚁群群住,顷刻之间便撕心裂肺地惨号,满地乱滚。
  只是一瞬间功夫,蚁群已如潮水般将他淹没,只见那人在地上仍在地上惨号不止,身上的蚁群好似波浪起伏,片刻之间便已再无声息。乌光宗从身上掏出一团火绒来,用火把点燃,扔向那人,蚁群畏火,慌乱散开,只见那人已经浑身是血,体无完肤,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惨白骨头,眼见不活了。
  众人眼见已退至最高处,而四面的蚁群仍然一步步逼近,都惨然相顾道:“硬是……硬是没想到老子们死待勒点!”正在绝望之中,似乎洞内有什么声响掠过,细听之下却又全无感觉。然而令人蹊跷的是,蚁群就此却如潮水一般纷纷退去,片刻之间,众人眼前的蚁群消失无踪,只留下一片死蚁。
  本章重庆方言注释
  ———————————————————————————————————————————
  蛇蚂衣:即“蛇蚂蚁”。一种黑色瘦长的蚂蚁,有毒,咬人之后痛疼剧烈,犹如蛇咬。故名。
  蚂衣子:即“蚂蚁子”,蚂蚁。
  网一网的:一片一片地。
  母子:母体,母虫。这里指蚁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